返回顶部

动漫世界不是乌托邦而需要专业冷静的分析

2017年11月28日11:11:50 来源:中国动漫产业网责编:脸姐

一周内两度从北京飞来广州,为首届全国动漫美展以及第13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进行评审工作,然而频繁行程中,李剑平仍能快速精准地应对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动漫界新闻高潮迭起,动漫产业电影不断引起热话,是否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动漫市场已经成熟?儿童动漫是否仍受重视?儿童向与成年向动漫之间是否存在资源竞争?动漫的世界不是乌托邦,而需要专业冷静的分析。
李剑平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 一周内两度从北京飞来广州,为首届全国动漫美展以及第13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进行评审工作,然而频繁行程中,李剑平仍能快速精准地应对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动漫界新闻高潮迭起,动漫产业电影不断引起热话,是否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动漫市场已经成熟?儿童动漫是否仍受重视?儿童向与成年向动漫之间是否存在资源竞争?动漫的世界不是乌托邦,而需要专业冷静的分析。 A 数字年代的动漫,怎样才美? ——“动漫仍要呈现手绘美感” 越是数字技术普及的年代,人们越会提醒自己,不能忘记初心,不能忘记手绘的美感。 一周内两度从北京飞来广州,身为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的李剑平,为全国动漫美展做评委,可谓工作效率很高。从他快速回复的微信,到参与全国动漫美展评审的工作过程,都颇有数字年代的速度感。然而他却对羊城晚报记者说:“数字技术普及的今天,手绘稿原件的创作和保存更有价值。保持重视以手绘造型实现想象力、以各类绘画艺术形式展示画面美感的初心。对于提升动漫行业的审美倾向和从业人员的审美思考有很大的意义。” 正在进行的首届全国动漫美展评选,从目前公开的复选结果中,我们可以看出目前国漫界正在发生的一些专业走向与趋势。在复选入围名单中,羊城晚报记者发现,儿童漫画以及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题材在数量上明显占优,成为两大热点。 羊城晚报:作为首届全国动漫美展的评委,评选时最看重什么? 李剑平:不同形式的作品,评选标准应该是一致的,即内容和形式都有突出的表现,注重原创的面貌。但创作手段不同也有各自的特色:动画作品,看影片的综合质量和手绘作品的艺术性;漫画作品看表现技巧绘制手法的创新;雕塑作品看重材料使用独特,同时还要注重作品同动漫艺术的关联。 羊城晚报:从复选入围名单上看,儿童漫画以及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题材在数量上明显占优,这是目前国内动漫界的新热点吗? 李剑平:动漫艺术本身具备着对儿童群体的特有吸引力,其故事内容自然以儿童青少年为一个主要受众。而在艺术风格和趣味上,也承担着引导青少年儿童审美的责任。 另一方面,关注中国各民族组成的传统文化题材和借鉴中国传统艺术元素来创作,是中国动漫作品逐渐走向自信的体现,也是响应时代需求的具体行为。随着中国动漫行业的不断成熟,这样的成功作品会更多。 B 国漫发展怎样才算成熟? ——“中国动漫不成熟的不是市场,而是作者” 动漫界新闻热点频频,从侧面证明了中国动漫界的蓬勃发展。近几年,动画电影也成为“爆款”,每年都会有一部成为“全民话题”的作品上市,票房也以“亿元”为单位计算,中国动漫市场是否已经成熟? “中国的动漫市场是基本成熟的,市场受众已经知道选择什么和回避什么,有其基本的判断标准和局部时段的热点追捧热情。中国目前不成熟的不是市场,而是面对市场无所适从或者不愿相信市场的部分作者或出品方群体。”李剑平表示,近年来,国产动画电影随着电影市场的快速发展,成为动漫行业进步的突出代表。 “国际上成功的动画电影确实有投资大、故事好和画面精美的特征,但中国动画电影的投资也有了明显的增长。电影故事和画面必须同时提升,而不能疏忽某一方面。质量提升依赖资金,但更多应该依赖的是专业而优秀的创作者,故事创作和画面制作两方面的专业人才都不能缺失。”面对有人提出“动画电影成本太高,同时故事和画面又很难两全其美地平衡,因此总有取舍”的观点,李剑平表示,从目前的市场状况看来,投资并不是最大问题,重视作者的培养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目前大热的“中国风”水墨动漫,尽管李剑平自己的创作计划中,也有大量关于“中国故事、中国角色、中国人思维的动画电影”,但他却不认同过度崇尚某种中国风技巧的做法。“如果分为水墨风格的动画和水墨画形式的漫画两方面来看,商业主流动画因其强烈的故事性特征,并不特别需要某种技法本身的炫技,因题材不同,未必都需要表现力非常特殊的水墨画面效果。我想,对于非常中国风的题材,仍然会有人去尝试,我也看到了一些实验的效果值得期待;而漫画,因为绘画手段会更加适合,在本次动漫美展评选中,就有这样的作品。但要说中国动漫只是这样靠技法来突破,就过于局限了。” 羊城晚报:你曾经说过“票房过亿将是国产动漫电影成功基准”,但今年夏天成为话题焦点的《大护法》,没有延续前两年《大圣》《大鱼》的票房佳绩,据称票房却没有过亿,续集堪忧。你是否仍坚持“过亿才算成功”的观点? 李剑平:这是针对投入成本和票房回收现象的一个直接而简单的说法,更多的是在提醒本身以商业盈利为目标的商业主流动画电影投资方、制片人和导演们,内心要真正重视观众的需求变化期望,不要孤芳自赏地闭门造车。对于一时未能取得商业理想成功的影片,及时检讨和予以改进是必须的。对于以追求内容和形式的不断创新,力图探索动画艺术形式表现效果和技术实现探索的,还有注重实效社会性(如配合重大运动会和博览会等)的类型,则不能以票房的商业回收为标准。 C 动漫的低幼化与成年化,如何取舍? ——“儿童动画做不好,成人向作品也会做不好的” 动漫低幼化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如何将动漫成年化也是不少创作者希望努力的方向。面对国外已有的许多探讨人生命运等成人向主题的动画片,许多观众也在呼唤 最近的例子就是“自主分级”的《大护法》,在海报和片头标明“建议13岁以上群体观看”。许多观众对此的观后感是:此片的画面与主题,的确不适合小朋友观看。这一“成年向”做法,引起关注。动漫的成年化,似乎有了新的尝试。 “动画和漫画受众范围广泛,但最主要的受众仍然是青少年和儿童。成人有更多其他类型的艺术和娱乐内容方式,因此从市场整体来说,可以或者应该同时有青年动漫和成人动漫作品,但还是应该优先创作儿童动画。”李剑平同时也对于动漫成年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儿童动画做不好,理论上也做不好所谓的成人向作品。” 羊城晚报:你觉得中国的动画电影成人化,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李剑平:主要是内容!需要了解究竟有多少中国成人需要动画电影,他们需要在动画电影中得到什么。我认为,成人更关心的是成人思维的神话故事、历史和当代英雄,有依据的科幻思考,以及成年人的情感如爱情和家庭亲情等等,但目前似乎仍然很少。
分享到:
尊宝娱乐